在家里,他总是被拿来跟大哥做比较;在学校

简介: 在家里,他总是被拿来跟大哥做比较;在学校,老师从来都是唤他“那个横山的弟弟啊”。

很多时候,当我们回忆起那些漫长的岁月时,常常会有“当初若是这么做的话”或是“如果换成现在的我就能做得更好”之类的感慨。

这种感伤就像海水的潮汐,从心底里时不时地漫了过来,随着时间慢慢沉淀、混浊…

是枝裕和用纪录片般细腻安静的镜头,向我们缓缓揭开了谜底。

生活在他的镜头下永远细腻温平,即便是偶尔流露出悲伤,却也总能充满温情,治愈人心。

电影《步履不停》延续了是枝裕和一贯的拍摄风格,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,也没有新奇有趣的故事,有的只是不足二十四小时的日常琐事,像极了我们每个人平淡且琐碎的生活。

每个人都步履不停,想要追上一些人的步伐,想要阻止一些事的发生,可事实上,人生却还是有许多“来不及”。

因为他是个不争气的孩子,更可怜的是,他还有一个近乎完美的哥哥。

从小到大,大哥都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无论是念书还是体育,他总能轻而易举赢得别人的赞誉。

在家里,他总是被拿来跟大哥做比较;在学校,老师从来都是唤他“那个横山的弟弟啊”。

于是自有意识起,良多就决心要选择跟大哥不一样的路。

大哥唯一没拿过满分的是美工课,所以良多最用功的,唯一优秀的也只有美工课。

十八岁那年,他没跟任何人商量就报了东京的美术大学,只身离开了家。

当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大哥时,突如其来的噩耗却打碎了这份幻想——大哥为了救一个孩子溺亡了。

大哥的离去,让父亲一下就失去了他的继承人,他后半辈子的人生规划也崩然倒塌。

而母亲也因为失去了她最得意的儿子伤透了心,就连良多自己,当初也是因为认定大哥会继承家业,才能放心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良多跟在他身后赶了半辈子,可最终发现还是代替不了他。

每次回家,父亲总是对他的职业冷嘲热讽。

在父亲看来,良多就应该跟大哥一样,当“医生”才是光荣正经的工作。

母亲也总在良多面前懊悔,如果当初她喊住大哥,让他不要去海边的话,这样意外就不会发生了…

故去的人离开不过瞬间,但他给家人带来的阴影和悲伤绝不是一时的。

它就像一条淙淙的河流,一直藏在每个人的心里,时不时漫过心头,偶尔也会让人喘不上气。

与父母的隔阂良多的父亲不曾想到,读小学时良多的梦想,是成为跟爸爸一样的医生。

小孩子都会崇拜父亲的工作,良多也不例外,他曾以为父亲也一定会因为他这个愿望而高兴的。

直到后来,他发现父亲期待的眼光总是直接跳过他而看向大哥。

尽管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当他听到姐姐在大声朗读这篇作文时,他还是愤怒到粗鲁地从她手作文抢过去撕了。

他像刺猬一样浑身扎满刺,父亲的每一句话在他听来都是讥讽,关心他的工作就是瞧不起他的职业,父亲否定客人就是在否定失败的自己。

良多和父亲的,也是很多孩子跟父母的写照。

做父母的期望孩子能够照自己编写的剧本发展,做孩子的期盼父母能够支持和尊重仅属于他自己的人生。

迟到的和解终于,当父亲再一次提起大哥时,良多忍不住冲父亲的背影喊道:“如果大哥还活着,现在也说不定会是什么样呢。

”看着对大哥亡故不甘心的父母、咄咄逼人想搬回老屋的姐姐,还有没心没肺不靠谱的姐夫,良多感到失望极了。

他想,换成是谁都不愿回家的。

因为那时,他已经失去了他的父母。

他渐渐明白,这些不“完美”的家人,却也是他生命中不可替换的美好存在。

看似不可理喻的父亲,总是在想方设法地跟良多搭话,而对大哥念念不忘的母亲,也拒绝女儿搬回来住的请求,执意将房间留给良多…

原来他曾经极力逃避的亲人,其实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同样给他留了位置。

良多跟父母的隔阂随着岁月的河流慢慢消解,然而所有的和解似乎总是慢了一拍。

直到最后,他也没来得及履行承诺,和父亲一起再看一回,让母亲能坐上自己开的车…

可等到他回过头来想要和解时,也只能变成无法弥补的“遗憾”了。

在小说的结尾,良多带着家人去了母亲的墓地。

路上看见有黄色的蝴蝶飞过,他便学着母亲的样子跟女儿说:“听说啊,只要纹白蝶活过了冬天,第二年就能变成黄色的蝴蝶飞回来呢…

” 那个曾经怎样都理解不了母亲的良多,正在一点点地变成母亲的样子。

我想,这可能是他能够想到的,唯一能弥补遗憾的方式吧。

是枝裕和没有直接给出,他只是用串联起生活中的小事,告诉你:这大概就是人生吧。

很多事情只有在经历了不得已的离散、生与死的阻隔后,才会逐渐明白,有些遗憾,早就是注定了的。

而我们能做的,不过是坦然地接受遗憾,然后在下一段征程中,更好地去珍惜那些曾经被忽略的幸福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在家里,他总是被拿来跟大哥做比较;在学校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我是游戏网的其它文章